供应宽松 红枣重心将下移

  红枣上市初期,市场对红枣估值进行纠错,叠加阿克苏产区遭遇雨雪天气,减产预期增强,红枣市场走出一波小牛市。而后产区天气因素以及新疆水果政策调整,使得红枣期价出现了较大的波动,但是整体上运行区间仍保持在10000—11000元/吨。展望2020年,红枣供过于求格局延续,对红枣价格形成一定的压制,红枣价格重心或在振荡中缓降。

  新疆是国内最大的红枣供应地,约占全国产量的49%。新疆红枣的产量从2007年开始快速增长,至2016年后增速放缓。2007—2016年这十年是红枣的生长结果期,2016年后新疆红枣进入盛果期,根据红枣的生长周期,后续新疆会有大量稳定的红枣供应,红枣供应难有较大的改变。此外,从环保政策方面来看,枣树具有固沙防风的作用,出于环保考虑,即使种植红枣的经济价值低于其他果树,也不能随意砍掉。因此,在没有出现较大自然灾害的情况下,红枣供应难有较大的改变,供应弹性较小。

  2019年11月是首个红枣的交割月,然而在11月份期间,红枣仓单数量偏少,且部分产区红枣的品质出现下滑,致使仓单难以大量形成,给予红枣价格较强的支撑作用,11月红枣价格较为坚挺。进入12月份后,红枣仓单数量开始稳步增加,截至12月26日,郑商所红枣期货交割仓单日报显示127张仓单,月环比增加60.76%;有效预报529张,月环比增加1.26倍。随着仓单数量稳步增加,仓单数量对红枣的支撑作用转弱,市场看涨情绪跟随转弱。

  仓单成本方面,随着CJ1912合约顺利交割,红枣的仓单成本逐渐明朗。据多家红枣龙头企业反映,在盘面价格低于12000元/吨时,企业没有交割意愿。不过,据个别主产区大型企业反馈,红枣价格在10800—11000元/吨区间是能够形成仓单的,因此当前期货盘面的红枣价格处于价值中枢区,未来红枣的上涨空间有限。若红枣价格过高,则会吸引贸易商在期货盘面上进行套期保值锁定利润,对红枣价格走势也形成一定的压制作用。

  2015年的红枣人均占有量为5.87千克,同比增加9.3%;2016年红枣人均占有量为5.96千克,同比增加1.53%;2017年的红枣人均占有量为6.13千克,同比增加2.85%。近年来国内红枣的人均消费量增幅趋缓,国内市场趋于饱和。预计国内红枣的消费在短期内难以出现较大的飞跃,处于缓慢增长的状态。

  短期来看,春节前是红枣的消费旺季,在节日效应提振作用下,下游客商囤货有望增多。不过春节过后,随着天气回暖,红枣货源被陆续放入冷库储存,储存商迫于压力,大部分会低价处理手中货源,预计3月红枣成交价格将出现明显下跌。

  总体而言,新疆红枣种植面积巨大,枣树陆续进入盛产期,枣树树龄的增加会带来产量的上升。假如今年不会出现较大自然灾害,那么红枣供应偏松基调会延续,市场供大于求格局将抑制红枣价格上涨。而近年来国内红枣的人均占有量增幅趋缓,短期内将难以出现较大的飞跃,未来红枣价格上升高度有限,重心或不断下移。